您的位置  首页 >> 国钧生平 >> 国钧传奇 >> 正文
连载:《刘国钧自叙(一)》
[来源:本站 | 作者:薄松涛 | 日期:2016年3月25日 | 浏览780 次] 字体:[ ]
    故里·家世
    我的故乡是江苏省靖江县生祠镇。靖江位居长江下游杨子江滨,昔有马驮沙和阴沙之名。神话传说,三国赤乌年间(赤乌系孙权年号),有白马负土入江而成此洲,故称为马驮沙。靖江又分为东、西两沙,生祠镇居于西沙,为靖江四大古镇之一。《靖江县志》记载:“宋建炎四年(公元一一三零年),江淮镇抚使岳飞军泰州,因金人进逼,且以泰州无险可恃,乃全军保柴墟(太兴口岸),败金人于南霸桥(口岸濒江一役),敌稍却。后因军粮乏绝,十一月五日乃渡江淮流民于阴沙,自以精骑二百殿后,金人不敢逼,遂屯江阴。”而江淮流民亦即落户安家于阴沙。又据云于此地可千年无兵灾,故后建县名为靖江。靖人在西沙距县城十八华里的地方,建造了庙堂来纪念岳飞。因思其功德,认为岳飞虽死犹生,所以称庙堂为“岳武穆王生祠堂”。是先有祠而后有镇,镇以祠名。
    岳庙始位于生祠镇东首,东濒大清港,西临團河,庙前建有望岳桥,我家就住在岳庙之西的柳家桥旁。
    刘姓系靖江望族,整个靖江县刘姓的很多。
    我的曾祖父讳功良,业医。他从靖江县城到生祠镇行医,同时开设了一爿小中药铺。祖父讳品荣,字文照。年轻时,在靖江县城土布行学业,后在生祠镇自行开设土布庄。曾祖在生祠镇无恒产。祖父出嗣于本族,在生祠镇中街有房屋两间,屋后有自田三分。祖母赵氏系靖江邻县泰兴人氏。祖父在世时家境小康,可是,他不幸四十四岁就去世了。父亲一介书生,不谙持家生财之道,此后家道也就渐趋中落。
    我的父亲
    我的父亲讳黼堂,乳名申官,是独生子,我的祖父母爱他如掌上明珠。他幼时即很聪颖,祖父母见其是可造之材,于是就延请了先生,教他诵读圣贤之书。时值清朝同治末年,科举正盛,祖父母希望自己的儿子将来不要继承父业走商贾之路,而是希望他能学优致仕,可以飞黄腾达,荣宗耀祖。
    黼堂公果然不负父母之望,认真攻读,十年寒窗,把个八股文学得精神满腹。十六岁那年就应了靖江县县试。三场考罢,自甚得意,不料主考宗师的批语却是“文盖通场,诗惜走韵”。祖父母虽然把我父亲视作“刘门骄子”,但并不溺爱放纵,当得知了他考试上的弱点之后,认为在诗的方面还需深造,于是特请老师专门教诗,并送他至靖江县城就读。然而满清末造,科场尤为黑暗腐败,父亲考运难通,文场不得意,屡试不中。后来我祖父去世,布庄收歇,家庭断了经济来源,生活日显窘迫,为了维持家计,父亲婚后,就到生祠镇西乡潘家埭坐塾,教学生四十余人,靠束脩养家。父亲坐塾收入微薄,又年年赴县、府应试,以致家境益贫。后来,甚至连家中的香炉、烛台都变卖了去作为父亲应试的资费,生活更为艰难。父亲年近三十尚是童生,而代人做“枪手”,别人倒反而入了学。于是郁郁不得志,整天大骂“鞑子”,咄咄书空。再有据说父亲到江阴去参加考试的时候,曾遇到一个红粉知己,情有所钟,难以自遣。而父亲与母亲的结合是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婚姻不能遂自己的心愿。种种刺激,是他精神抑郁不堪而终致病倒,这时我才六、七岁。
    父亲生病后,坐塾不成回到生祠堂老家住。从此他足不出户,整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日三餐送进房去,他一个人常常在房间里高声朗读诗书,每天都要以笔蘸水在光滑的木板上练习书法,如此者三年,未出过一次房门。三年之后,身体状况好转,由人介绍,继续外出做塾,然而终因病未痊愈,只得中辍。
这次父亲回家后,病情一有好转,就在街上替人测字,挣些钱和粮食,借此糊口。然而穷苦的乡亲来测字,他是分文不收的,甚至常常丢两个青铜钱给来人的孩子买烧饼吃。父亲写得一手漂亮的毛笔字,于是,夏天替人书写扇面,年关替人写春联,还经常替人写喜事帖子,人家买卖田地房屋,就请他代写契约字据,他是有求必应。写归写,但是他不肯收受人家的钱物,不过,人家请他喝酒、吃饭,他倒不推辞。大家都知道他这个脾性,于是逢事请写必请吃。他还有一个规矩,人家请吃时,一定要请他朝南坐(家乡风俗,饭桌上请客人朝南坐,是表示尊敬),他才应允。
    父亲还有一个习惯,走路时总爱低头沉思,目不旁视,因此,在路上常能捡到东西,这时,他就用废纸或破布将捡到的东西包好,折一根杨柳枝,把包挂在枝梢上,掮着枝条晃悠晃悠地寻找失主。乡人只要一见到他这个举动,就知道他一定又是拾“遗”不昧。于是遗失者会上前问他:“刘先生,你拾到我的东西了吧?”我父亲会问:“你丢了什么东西了?你说对了,我便还你。”遗失者只要答得对,他就立即把失物还人。
    后来,有的塾师生病或回家,就请我父亲去临时代课,父亲教学生很认真负责,循循善诱,从不轻易打学生手心,学生爱戴他,乡人也很尊重他。
    我父亲虽然贫病交加,但是读书人的傲骨、志气他是不肯舍弃的。有一次,有人说请他写点东西,特地请他朝南坐、吃酒筵,吃完后,东道主拿出纸头,请他写之前还用红纸包包了两元钱送给他作为谢仪,那知要他写的是寡妇出嫁笔据,我父亲当即大发雷霆,把两元钱红纸包往地上一掷立即拂袖而去,他说:“我们读书人能做这种事?能要这种钱吗?”
    我父亲嗜好喝酒,每天几乎无酒不行,他每天的酒钱是靠替人测字而来的。测字收入十个、廿个钱够喝酒以后,最多再收几个钱,回去交给我祖母,其余不再多收。我父亲事母至孝,在外面有时弄到食物,也总要带回家给我祖母吃。我十八岁那年在武进县奔牛镇京货店学徒满师,回到生祠镇老家,也没忘记给钱他老人家买酒喝。那一次,我还买了一副裱好的空白对联轴子带回家,请父亲书写后,准备带到奔牛宿舍中去挂挂。父亲凝神静思,我在旁边替他磨墨,接着他挥笔写下了“能受天磨真铁汉,不遭人忌是庸才”十四个大字。这副对联,给我的启发、教育很大,使我一生中受用无穷,后来,我又把这两句话传给了儿女,教他们不忘祖训,在生活和创业中,要具备不怕困难、克服困难的坚强意志,一旦认定了正确的道路,就要不惧流言蜚语,嫉妒攻讦,而应勇敢、坚定地走自己的路。
    父亲生病,为了维持家庭生活,母亲只得外出帮佣,就由我照顾和料理父亲生活。我一日三餐把元麦糊粥(靖江人叫粯子粥)端给父亲吃,还帮他洗脚、穿鞋、捶背。父亲精神好的时候,就端坐在桌旁,当我一个学生的塾师,教我识字、读书。他先教我读《百家姓》,过了些时候又教《大学》,还规定我每天写多少字,背多少书。父亲对我要求是严的,但他从来不打骂我,他见我读书记性好,心里很欢喜。一次,父亲眼里含着泪花抚摸着我的头说:“金生,爹爹有病,没本事出去赚钱,害苦了你和你娘了,你读了书,将来出去能干一番事业,有个出头之日,也让你娘过过好日子……”对父亲的话,后来我在创业、奋斗的过程中,一直念念不忘。
    我在奔牛独资经营和丰京货店后,宣统三年(一九一一年),我就先把父亲接到奔牛。在店里,他帮助照料柜台和算账,闲暇时也常到街前后四处去散步。他看见一些穷苦人家里断炊,就把店里给职工吃的饭,拿出去施舍给附近的穷苦人吃,有时把锅里的饭全部送光,弄得店里二十几个职工反而没有饭吃,只好重煮。他一而再、再而三的这样做,弄得我没有办法,只得请他老人家改变办法,我对他说:“爹爹,你行善做好事,我很赞成,然而你又何必一定要送饭给他们呢!以后我给点钱你,发给他们不是更加好吗!”于是从此以后,他就改为发钱给穷苦人了。
    父亲在奔牛仍不忘教我读书,他怜我小时候入塾时间短,恨不得把他肚里的书全部教给我,当然,不会教我八股文,他也痛恨八股文。除了教读经史子集之外,父亲还讲许多有教育意义的故事给我听,教给我很多很多做人处世的道理,在奔牛镇十三年——十五岁到廿八岁,所取得的成绩都是得之于父亲和母亲的现实教育,在以后的创办企业、发展企业的人生道路上,我始终牢记着父母的教诲,走正路,办正事,做堂堂正正的人。
    我的母亲
    我的母亲丁氏孺人,她勤劳、善良、坚强、正直。二十几岁的时候,就以异乎寻常的刻苦耐劳,支撑着一个艰难竭蹶的家庭。她是一位典型的贤妻良母,一位具备传统美德的中华女性。
    母亲乃耕读之家出身,我的外祖父亦是塾师,但是和绝大多数旧时代的女子一样,母亲小时候未有入塾读书的资格。摇纱、织布、做女红、干农活是她闺阁生活的主要内容。母亲未出阁前,只是每当日落西山,外祖父从书塾放学回家,全家吃完晚饭后,她坐在纺车前摇棉条纺纱的时候,外祖父就一面捧着水烟筒,一面教女儿“读书”。我母亲说她能把《大学》背上小半部。然系“口传”,却是“只字不识”。
    我母亲比我父亲小两岁,她十九岁与我父亲结婚。婚后,我父亲去潘家埭坐塾,母亲即随同前往照应、料理生活。我即出生在潘家埭,时在光绪十三年丁亥三月初九日(一八八七年四月二日)。我出生后的数年之中,由于祖父的早逝,土布庄关歇,祖母分灶而食,家庭经济生活便日趋拮据。然而凭靠父亲坐塾的一点束脩,全家尚无冻馁之虞,可是没过几年,父亲生病坐塾不成,家中断绝了经济来源,母亲虽然利用家里唯一的家产——一架旧纺纱车,不分白天黑夜的帮人摇棉纺纱,赚取一点加工费,但柴米油盐等开门七字,日常生活实难维持。祖母也不得不靠街镇上大户的月费周济而生活。在这种情形下,母亲就利用晴天外出帮佣,挣点工资买点粮食糊口。她每天晚上下工回到家里,尽管身子疲倦得很,但还是要纺一黄昏的棉纱,或者把别人送来的湔洗的衣服,在微弱的油盏灯光下搓洗干净,又借着月光到大清港桥埠头上捶汰,直到拿回来一件件在竹竿上晾好,所以每天总是要老晚才睡觉,而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就要爬起来烧好一锅元麦糊粥,留给我和父亲两个人当作三餐,然后,把晾衣竹竿拿到屋外支撑好,并叮嘱我中午把晒干的衣服收回来,她才急急忙忙出门上工去。
    我十岁的时候,略懂人事,看到母亲如此辛劳,心里就想着怎样才能够帮助母亲分担一点忧愁呢?于是,我每天早上、中午料理好父亲吃完糊粥后,自己喝了两碗粥就出门去拾柴、弄草。背回来的柴草,一捆捆在屋后堆好,这样就使母亲少了一桩无柴草煮粥的心事。后来,在街上看到从农村挑上来的瓜果卖得很快,我就想,何不向农民把瓜果批下来自己拿去叫卖!征得母亲的同意后,就向母亲拿了一点钱做本钱,贩卖起瓜果来,不久,就赚到了不少铜板,我把本钱如数还给母亲后,又用赚到的钱买了糯米和酒酿药丸,由母亲帮我做成甜白酒,拿到街上去卖。下雨天,母亲不能外出做工,就在家里摇纺土纱;我不能做买卖,就动脑筋到杂货店里去领些锡箔、纸张,在家里糊锭缎(祭鬼神用的迷信品),挣几文加工费。那时,母亲和我相依为命,辛勤苦干,维持生活,如此者数年,煎熬度日。
    自从父亲生病以后,我母亲所受之苦真是太大了。她没日没夜地干活不算,还要照料父亲和我一老一小的生活,家庭生活穷困之极。记得小时候,遗尿弄湿了裤子,还要等母亲到外面拾些柴火回来把尿裤烘干后,我才有裤子穿了出去。父亲之病又无钱医治,在这种情况下,有个好心的女人,看见我母亲才廿五六岁的人已经累得苦得形容憔悴,皮黄骨瘦,就劝她说:“金生娘,申官这病好不了了,你总不能一世守着个病人过活!金生才七八岁,你什么时候才能够跳出这苦海啊!大妹子哎,我看你不如狠狠心肠去重新跟个人(即嫁人)算了。相准了个好人,金生也可以带过去嘛!”我母亲和这女人平时关系很好,知道她这样说并没有恶意,所以也不生她的气,就对她说:“我情愿做一世苦工,也不重新跟人!”又说:“第一,我有儿子,有希望。我的儿子中气足,他长大了一定有出息。第二,我的父亲也是读书人,私塾先生,他从小就教育我说,女子无才便是德……”我母亲不但没有听人家的话去改嫁,而且吃苦耐劳顾好家庭,真使我很感激。
    母亲对我祖母也很孝顺。祖母自己要分开生活以后,母亲在生活上仍旧尽力照应她老人家,只是因为经济实在困难,所以在赡养方面母亲是苦于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我十岁那年,祖母生重病,母亲就不再出去帮佣,在家服侍祖母。母亲还把这几年帮佣所得,除去维持日常生活之外,一文一文攒下来的几元钱,拿出来为祖母抓药、治病。母亲白天送汤送药,晚上衣不解身地侍奉祖母。一个多月中,母亲从未离开过祖母床前,祖母病情恶化的二十几天中,大小便都在床上,我母亲一次次帮我祖母把身子擦洗的干干净净,给她换上干净的衣裤和床单,祖母的脏衣脏裤,母亲都及时洗净、晒干,以备随时给祖母换上。我问母亲:“妈,你这样服侍奶奶,不嫌脏、嫌臭吗?”母亲说:“我不嫌,你爹有病,我不尽心谁尽心!”就这样,母亲尽心尽力地服侍祖母,直到祖母去世。我看到母亲对祖母如此之好,觉得我母亲真是了不起。
    我十五岁到奔牛学生意,三年满师后,带了十八块银洋回生祠镇省亲。到家后,我即把钱交给母亲,母亲握着锃亮的银元,心里十分激动和高兴,她淌着热泪说:“我这一生,到今朝还没有拿到过这许多银洋钱。现在我儿子给我了,心里真是欢喜。”母亲说我赶了这么远的路,肚子一定饿了,就赶忙烧东西给我吃,然后她就拿了银洋钱出门而去。原来母亲出去是要把我三年前到江南去学生意时,向赵先生借的十块银元还掉。当时,母亲把十块银洋钱放在赵先生的账台上,对他说:“赵先生,金生满师回来了,现在把借您的钱还您,拖了三年,真不好意思。”可是,赵先生怎么说也不肯收这笔钱,赵先生对我母亲说:“你为了借了我的钱,三年来也没少帮我家做事,你帮做了事,我也没有给你工钱,这不等于还了我的钱了!”我母亲说:“平时我帮你家做点事,那只能算作利息,这本钱可不能不还呀!”于是,不等赵先生再多推却,母亲就转身离开赵家回来了。对于母亲的这一举动,我不禁百感交集:我母亲为了我,为了这个家,受了这么多的苦,穷了这半辈子,要是换了其他有些女太太,见了银洋钱,说不定要赶快藏起来了,而我的母亲,她首先想到的却是还债,真是了不起的正直、贤淑。
    柳三奶奶是我家紧隔壁的邻居。她丈夫柳生庆排行第三,在生祠镇柳家桥柳氏家族中,辈份较高,人称柳三老爹。他开了爿小石灰行,以经营石灰为业,后来柳三老爹中年早逝,柳三奶奶茹苦含辛抚孤成立,对我家的困境很为同情,在物质上,她无能为力帮助我家,但在精神上常常安慰我母亲。遇事,母亲也总是和她商量,三年前,我到江南学生意,就是柳三奶奶帮助去央请她的宗亲柳秀方做“荐头”(介绍人)的。
    这次母亲特地烧了几样菜,请柳三奶奶过来吃饭。柳秀方在江南做生意,于是,母亲就请他妻子来作陪,母亲说:“金生满师回来了,请你们过来坐坐,没什么好菜,只是大家聚聚,待今后金生有了发达,一定会重重报答你们的。”母亲就是这样一个感恩图报的人。
    母亲的高行,对我是一种无声的教育。当着大家的面,我很郑重地向母亲做了三个揖,对母亲说:“恭喜母亲,你的儿子我从此更加懂得在社会上如何做人了!”母亲这种磊落、正派的处世之道,为我树立了榜样,我立志今后要修身立业,做一番事业,争得个“出人头地”。唯如此,才能不负母亲所吃之苦和对我的期望。
责任编辑:mp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专题

  • ·专题1信息无
  • ·专题2信息无
更多..·相关评论
    ·暂无相关评论
用户名: 游客: 电子邮件: 游客: 验证码:
评论内容:(100字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