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国钧后代 >> >> 正文
采访刘学进之子刘杰生手记
[来源:本站 | 作者:魏平 | 日期:2015年1月6日 | 浏览2000 次] 字体:[ ]

    时间:2014年12月30日

    地点:常州香格里拉酒店 

    刘杰生,是刘学进先生的长子,刘汉良先生的长孙,也是刘国钧先生的曾长孙。
    2014年12月30日,我们在常州香格里拉酒店采访了他。
    1989年出生的刘杰生,灵秀中透着英气。其面部特征,尤其是眉毛和眼神与其父有着极高的相似度。初次相见,给人印象最深刻的是锻炼有素的倒三角体型和显然是经过刻意晒出的古铜色皮肤,具有典型的现代有产阶级的男性特征。
    在美国和加拿大求学的七年时间,已经养成相对独立性格的刘杰生对于自己的专业“化学生物工程”,他是这样解释的,小时候,理想是做个医生,“还记得一篇作文题目就是‘我要做医生’”,后来在美国学习,觉到学医时间太长,很难修成正果,就改学了“化学与生物”,因为是工程类,认为以后对自己的创业肯定会有帮助。
    在进一步的采访交流中,他的谈吐、神态、动作都时时投射出受过良好西方教育的背景和中国传统家庭教育的深刻影响所带来的典雅和大方。清澈的眼底透着他这个年龄段所特有的无暇和纯洁,看得出他是一个易于沟通的青年。
    杰生这次回常州,缘于他当选为常州市第十一届青年联合会委员并参加本届大会。说起青联会,刘家祖孙三代与之渊源深厚,祖父刘汉良于1985年补选为第六届全国青联会会副主席,父亲刘学进1984年在26岁时担任了江苏省青联会委员、常州市青联会常委。老一辈的人见证并参与了中国大陆改革开放三十多年的巨变,如今,25岁的刘杰生当选为常州市青联会委员,这是历史发展的螺旋轮回,江山代有才人出,长江后浪推前浪。会议期间,统战部张跃部长会见了刘学进和刘杰生,张部长意味深长地将一套丛书《影响中国的常州人》赠送给杰生,团市委书记潘文卿也赠送一幅国画《中华龙城 江南常州》,一书一画包含常州对于刘氏后代的殷切期盼。
    杰生感到意义重大,“我能够成为青年会会员是人生很好的第一步,可以有更多的机会参加内地活动,和更多人交流,并通过这个平台更多了解太祖创业的事迹。”
    作为刘家的长孙,杰生肩上自然而然要挑起更多些的担子。长期以来,父亲刘学进对他的期望值很高,他总是喜欢催促杰生,“读书回来要早点进入有关工作,尽早熟悉情况,从老祖宗那里把传统接过来,发扬光大”。杰生说,父亲只要有机会,就要讲人生的道理;讲的最多的是,人要靠自己努力,不能靠别人,看事情要把眼光放长远,今天做的事情要能够看到三五年后的影响。
    这次回常州,就是在杰生刚刚结束在加拿大的学习生涯,回到香港,“刚到家第二天,父亲就买好了到常州的机票,我一天也没有休息。”杰生敬畏也无奈地表现出年轻人对长辈的“不堪其烦”,但是眼睛里流露出的柔和的光芒,看出他的“听话”、孝顺。
    回忆起祖父刘汉良和祖母王彩凤,杰生显得很开心,“我们是个和谐的大家庭,爷爷和奶奶最爱唱的一首歌是《东方之珠》,几乎每次卡拉OK,他们都必唱。在家里他们喜欢包传统的馄饨给我们吃,到现在,我最喜欢吃的也是馄饨。记忆中,爷爷常在书房里写书、写日记、画画,他在给日记画插图。爷爷很开朗,常常会笑,很感染大家。可惜,1997年他老人家就过世了,那时,我还只是一个五年级的学生,还不太懂事。”
    对于太祖刘国钧,从我们和杰生的交谈中,明显感到他知道得不多,只是偶然从父亲处有所了解而已。这和我们普通人家的孩子没有什么区别,试想,我们有几个人能够了解自己的曾祖父?只是,对于并不普通的刘国钧,我们总期望他的后人更多的承担传承之重。当我们问及,你知道在常州为什么刘国钧的影响会这么大,为什么很多人至今怀念刘国老?为什么我们要成立专门的机构致力于研究刘国钧?杰生显得有一些茫然道:“是因为家乡在常州?(我们补充他的古乡在靖江生祠镇,他感到有些不好意思)是因为他把企业捐给常州?是他把很多房子捐给国家?”
    他坦承:一是对中文不熟悉,尤其是简体字阅读很困难,对我们赠送给他的《刘国钧研究》,感觉理解有困难,表示今后要抓紧学习中文;二是对于曾祖父和他老人家的业绩知之太少,表示很想通过各种渠道多了解。
    在这个刘国钧先生的嫡曾孙面前,我很不拿自己当外人地给他讲了几则刘国钧的故事,谈了刘国钧爱国情怀的具体体现,刘国钧创业的艰难过程,实业救国的伟大抱负。他听的很认真,纯真的眼中流露出真情,不断点头表示认可和钦佩。我们问他能理解吗?他很庄重的说:“我懂,而且我要多做一些事情。”
    当听到我们文化中心工作人员和杰生交流的内容涉及到工作,刘学进先生马上插话道:“现在常州的形势很好,今后杰生这一代的主要作用应该是做一些帮助常州人走出去的工作。以前,我们这一代做的更多的是如何走进来,引进来,现在要把眼光放在出去!”
    我问杰生,你父亲所说的“出去”具体指的什么?
    杰生说,我还没有很完整地思考这个问题。
    “这次回到常州,是成人以来的第一次,感觉和以前大不相同,最大的感受是,太祖在常州影响很大,他以前做的事情有很重要的意义,看来以后要学习的东西很多。”
    他觉得自己应该好好补上这一课,“期望以后多到内地来,到故乡及有关地方去。以前虽然也去过一些地方,只是当时都还太小,现在才真正开始感到明白事情了,所以现在去才有意义些。”
    他很认真地向我展示了一张照片,是他这次到常州来参加青年联合会期间专门拍下来的,照片的内容是这次联合会期间在东坡纪念馆看到一幅一位来自于常州刘国钧高职校老师绘画作品中的作者简介,拍摄的动因是卡片上有“刘国钧”三个字。
    刘国钧的“影响好像无所不在”,他说,感到“处处有惊讶”。
    我们一边交流一边用自助餐,中心的章虹书记想拿个碗给我分些馄饨,坐在对面的杰生很自然地抢着去拿了碗递给她,一下子,我就感到这是一个很正能量的青年,不仅帅气,而且热情、有爱心。


 



责任编辑:mp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专题

  • ·专题1信息无
  • ·专题2信息无
更多..·相关评论
    ·暂无相关评论
用户名: 游客: 电子邮件: 游客: 验证码:
评论内容:(100字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