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千载经纶 >> >> 正文
抗战时期的刘国钧与卢作孚
[来源:本站 | 作者:闻梁中 | 日期:2014年12月12日 | 浏览1319 次] 字体:[ ]

刘国钧与卢作孚都是我国近代历史上叱咤风云的著名爱国实业家。一个出生在长江下游的江南,一个出生在长江上游的重庆合川。两人在家世出身、创业经历、人生理想以及经营谋略和管理方法上,都有诸多相似之处。刘国钧原名刘金生,后改以“国家的国,千钧之器的钧”中的二字命名,有志成为“对国家有用的人”。卢作孚原名卢魁先,后改名“作孚”,也正是为了表明自己强国富民“作众孚”的心愿。尽管刘、卢二人在抗战前未有机会谋面,却经黄炎培先生牵线相识,并相互倾慕,引为知己,还积极筹划在重庆联合开办工厂。

抗战的烽火促成了两位爱国实业家这段千里“姻缘”。“七七事变”后,日本全面发动了侵华战争。日寇战机继“八·一三”上海轰炸后,又对江南古城常州进行了轮番轰炸。刘国钧二十余载呕心沥血创建起来的集纺纱、织布、印染于一体的大成企业,几乎被摧毁殆尽。幸得重庆著名爱国实业家、被誉为“中国船王”的卢作孚及时伸出援助之手,才为他解了燃眉之急。 

1938年,临危受命担任交通部常务次长的卢作孚,亲自坐镇汉口,负责组织指挥长江大撤退,他的民生公司轮船也全力投入。在紧急抢运十多万吨军工器材到大后方的过程中,卢作孚主动替刘国钧排忧解难,利用民生公司的剩余运力,赶在长江秋冬季节还剩40天中水位期间,更是赶在日机大轰炸之前,将大成企业一部分从国外购进的纺织机械,经镇江拆运到汉口,后又撤运到重庆。查济民先生曾回忆说,当年他正是和卢作孚一道,搭乘民生公司最后一班轮船“民本”号撤离镇江的。

撤至重庆后,刘国钧的大成公司在水市巷租凭了一间小房子,搭地铺,站着吃饭,过起了难民营生活。但刘国钧不为这个着急,他着急的是必须迅速办起一座厂来,使得随他进川的大成人员能有个凝聚点。而这笔无与伦比的人才资源,才真正是刘国钧的本钱。

巧的是前两年,他曾入川考察,在重庆“猫儿石”购了百亩建厂基地。他便和大家一起讨论办厂。大家兴致很高,将厂名定为“复大纺织厂”。可是,一旦施工动起来后,才发现困难重重。这是由于民国政府迁来重庆作陪都后,将建筑材料也列为“战时计划统制”中。刘国钧是个不愿跟官府打交道的人,一看政府横在面前便觉横着一座山,只好另选办厂之路。

此时,卢作孚再次成了刘国钧大成公司的生存后路。当刘国钧正在为厂基犯难时,卢作孚派人来接洽联合办厂的事,并请刘国钧到成都面晤。

原来,卢作孚作为“轮船大王”已经名扬全国。殊不知他在拥有庞大的船队之时,还经营着一个三百多人的“三峡织布厂”。

创办织布厂的动因,是为了维护当地社会的安全稳定。经过清末民初的混乱,四川成了个土匪如毛的地方。今日是兵,明日成匪;今日是匪,明天亦可投营成兵。有鉴于此,卢作孚为使三峡通畅,便和三峡峡防团务局联手,将团务局的士兵编入工艺部,使他们有工可做,不至于再度落草为寇。1929年,卢作孚从上海买来一批柴油引擎、铁花机、电力机和其它纺织机械,运回来安装。因为当时四川、重庆没有纺织厂,三峡织布厂织出的又粗又硬的布依然神气地穿在“民生公司”职员身上,并进而带动了在全川的销路。三峡织布厂成了一家效益不错的企业。

其实,卢作孚本身对纺织并无兴趣,只是想借此来改善峡区人民的生活,从而支持他的船运事业。1933年,卢作孚又兴办起中国西部科学院,向全国招引人才入川。因为办科学院是要贴钱的,卢作孚便将三峡织布厂划给西部科学院,以其利润来支持科学院研究工作。不料,西部科学院并无经营兴趣,反而觉得工厂是个包袱,又于1937年八月将工厂全部还给了“民生公司”。

三峡织布厂虽有畅销全川的渠道,但毕竟织出的是又粗又重的“三峡布”。刘国钧入川,使卢作孚产生了借刘国钧的经验和能力,使三峡织布厂“脱胎换骨”的想法,因此,俩人对合作的策划几乎是不谋而合。

两位相互倾慕已久的实业巨子在成都见面了。可谓一见如故。有关合作办厂事,几乎是在你一言我一语之中,就达成了协议。卢作孚当时说:“现在只好拼台唱戏了。我们三峡厂正好摇身一变,成了现代化的纺织厂。大成呢,尽管机器只到了二百三十台布机,但你们的牌子和技术就是无尽的财富。正好这几天,湖北一家叫做隆昌的染织厂的机器,也刚刚运到重庆。这家厂虽小,但也总能出点力。大家凑起来干就是了。”于是,在卢作孚的发起和主持下,撤迁到重庆的常州大成纺织印染公司、汉口隆昌染织公司与卢作孚兴办的三峡织布厂,于19392月合组为大明染织公司。公司名称是卢作孚的建议,他说:“大明,大是代表大成公司,明是民生公司的谐言,组合又有大放光明的意思。”厂址便设在距离合川不到三十公里之遥的北碚文星湾,即原三峡织布厂所在地。刘国钧建议,请卢作孚出任公司董事长,他出任公司经理,查济民担任厂长。卢作孚出于对刘国钧的崇敬和信赖,将经营管理全权托付给大成企业的原班人马。

简短的会面,情意融融的交谈中,就诞生了这个前途似锦的大明纺织公司。

公司奠定基础以后,因刘国钧忙于发展新的事业,便将经理职务也一并交由查济民担任。“慧眼识英才”。精明能干的查济民当时只有二十来岁,卢作孚常昵称他为“娃娃经理”。

“娃娃经理”不负众望,冒着多次被敌机轰炸的危险,克服现代人无法想象的困难,终于使得大明公司迅速发展成为大后方纺织染齐全的著名企业,随刘国钧撤到重庆的原大成公司的技术骨干,成了大明染织厂的新骨干。查济民照搬刘国钧在大成的成功经验,使得这个没有纱绽的布厂,迅速闻名于大后方的市场,为抗战胜利和日后新中国纺织工业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抗战时期的血与火,促成了两位民族实业家的不解之缘,更是锤炼了两位著名爱国者的伟大民族精神。


责任编辑:kj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专题

  • ·专题1信息无
  • ·专题2信息无
更多..·相关评论
    ·暂无相关评论
用户名: 游客: 电子邮件: 游客: 验证码:
评论内容:(100字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