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国钧后代 >> >> 正文
一亿六千万收购“杭一棉”
[来源:本站 | 作者:刘高职 | 日期:2014年6月20日 | 浏览1416 次] 字体:[ ]

    香港知名实业家、査氏集团主席査济民,最近斥资一亿六千万元,购入国营企业浙江省杭州市第一棉纺厂。签约仪式日前举行,杭州市长仇保兴出席主持。
    全国最老纺织厂之一
    杭州第一棉纺厂,原名‘通益公纱厂’,由地方绅商创建于清末(一八九二),自英国进口纱锭、机器,至今已有一百零八年历史,是我国最早的现代化纱厂及民族工业之一。
    历经清朝、民国、新中国,从私营、公私合营、国营,到今日再由一位香港爱国企业家收购,‘杭一棉’的百年盛衰,不啻是中国现代化过程的一个缩影。
    査济民购入“杭一棉”,并不单纯是一项商业行为。花逾亿元去购入一间破产国企,没有人会认为是精明生意人之所应为。这名今年已八十多岁的老实业家,对国家、对民族工业、对家乡、对纺织行业乃至一纱一线的深厚感情,是一生一世、永远也不会动摇的。
    査济民是浙江海宁人,少年在杭州初中毕业后,因家道中落,弃学从工,进入染厂当学徒,从此开始了与这个行业的一辈子不解之缘。
    坚持经营“中国染厂”
    今日,査氏集团的业务遍布全球,涉及地产、电子、旅游等,但是,他始终没有离弃过纺织这个行业。在西非洲的尼日利亚、加纳,自收购棉田资助农户种植棉花开始,一直到纺纱、织布、印染、销售‘一条龙’,工人数以万计。在香港,其集团名下愉景湾、愉景新城及其他投资业务蓬勃,全港染厂皆已结束或北移,但他的中国染厂仍坚守在元朗工业邨,成为全港唯一的、也是最后的一家染厂。
    査济民今天的最大坚持,就是:要证明纺织业不是“夕阳工业”。
    他认为,不论现代科技如何进步,人始终是要穿衣服的;尤其是中国这样一个十二亿人口的大国,纺织业不可能成为‘夕阳’。他坚信,只要经营得法,改良革新,纺织业一定可以在中国振兴。他以行动实践自己的理想。
    早在一九八九年,他首先回到家乡海宁,办起了‘海新棉纺厂’。今年到十月份,该厂晴纶产量为二千三百吨,销售收入四千九百二十三万元,利润总额六百多万,上交国家税金三百四十万。以一间只有三百多名员工的小厂来说,效益是令人满意的。
    “常一棉”怀古人恩义
    一九九六,査济民来到常州,购入当时处于亏蚀状态的常州第一棉纺厂,改名“名力”。这里面还另有一段故事。“常一棉”的前身,名“大成纱厂”,是査济民夫人刘璧如女士的父亲、著名民族工业家刘国钧当年所创办,也是査济民年轻时学艺成长、娶妻成家的地方。
    “名力”成立头一年,亏损三百六十万;通过改良设备、创新产品,九九年,营业额两亿多,利润四千多万。今年利税估计会超过五千万。这些年,査氏夫妇每年都会回到海宁、常州的厂去视察,眼看业务和产品不断改良发展,欣慰之情自是不言而喻,也感到对国家、对家乡、对自己都算是有了交代。
    去年九月金秋,査氏夫妇又来到杭州,准备游览千岛湖、新安江,休息一下。当时,査济民听说省市来了一些新领导,办事很有魄力。正感到高兴之余,新任省委书记张德江、市委书记李金明一见面就提出,市里有些资产要出让,合作也好,获资也好,希望查先生去看看。就这样,査济民来到了“杭一棉”。
    “杭一棉”五十年代曾叱咤一时,“杭丝联”、“杭麻”、“杭一棉”鼎足而三,在全国纺织界享有盛名。九十年代中期,“杭一棉”改搞承包,锐意扩张,收购其他小厂,大兴土木,建造办公大楼,结果,经营管理不善,工人没有干劲,生产上不去,‘资不抵债’,落到了破产拍卖的绝境,最终成为通达集团的资产。但问题并没有解决。
    千八工人全部聘用
    结果,经过九个月的洽商,査济民出资一亿六千万,收购“杭一棉”。一千八百名工人办清原厂结束手续,转以合约形式聘用;五千名退休员工的“包袱”则斩缆。査济民委派香港“中国染厂”董事总经理沈大馨为新“杭一棉”董事长,再把常州“名力”厂总经理冯肇华调来,与一些原有骨干组成了新的领导班子。
    新任总经理冯肇华,曾在西非的厂工作二十多年,回国开办“海新”、“名力”,是有名的“开荒牛”。他上任的首务是整顿人事、加强管理,第一个月就炒了一名原来的部门经理。这名经理有点“来头”,但工作中犯了错误,造成损失,却又拒不负责,还委过于人。所谓“检讨”,只是“总结经验教训”。
    企业不能“总结教训”
    冯肇华说:“企业是要赚钱的,不能‘总结经验教训’。”干不好就请“走人”。
    对冯肇华的“辣手”,査济民表示支持;他认为办厂管理是第一位,而管理首先就是管人。他相信,通过加强管理、改良设备,革新产品,“杭一棉”是有前途的。

   

    査济民:希望为国家分点忧
    在去年差不多时候来杭州时,我听说杭州新来了一位市长,年轻干练,办事甚有魄力,现正推行新政。我听了觉得在经济逐步改善、人民生活素质逐步提高的今天,能有大刀阔斧的市长来整顿市容,改善以旅游为主要产业城市的精神面貌,是非常及时和必要的。待见面之后,深受省和市领导班子的爱国精神和振兴经济热忱所感动。他们告诉我通达集团有些资产要出让,我第二天就去参观了一次,因为这是我的本行,也是比较容易出点力的地方,希望在这方面为国家分点忧。经过九个月的协商,今天洽谈完成,在这里举行签字仪式,我非但十分高兴,也十分觉得有机会为家乡做点事为荣。
    因为我们在国内外有较多企业,所以社会上一般人都以为我对工商管理一定有点心得。浙江大学还给我带上了一顶高帽子,封我为该校经济学院名誉院长。今年中国科技大学又要给我管理学名誉教授称号,被我推辞了。我想借今天这个机会,来解释这个美丽的误会。更重要是说明我们承办杭州一棉的意义和意见。
    首先:我以为领导人的品德对事业的成败有重大关系。如果领导人洁身自好、不奢侈、不腐化,这样企业的资金不会被浪费,对职工可以建立信心。其次是要把企业办好作为最重要目标。无论股东、职工乃至社会人士若都理解这点,企业才有希望,才能发生良性循环;企业为职工,职工为企业;社会帮企业、企业帮社会。反之各谋近利,其结果可能同归于尽。
    这里我要举个例子,常州‘名力’纺织厂四年半来,为国家社会创造的财富总数是人民币约三亿一千万元,其中付给政府税款约六千万元,支付职工薪水及福利一亿五千万元、改进及添置设备约六千五百万元,其余近四千万元是各种基金及盈利。股东非但还没有分过股息,反而提供免息贷款美金八百万元,放弃了应得的利息。老总们还正在计划再改良设备增加生产。
    对上面的结果,我并不失望,而且觉得高兴,因为企业与职工间、与政府社会间的良性循环已经建立,也就是企业基础比较稳固了。在这种心态下,我自己觉得我们大家都只是扮演不同角色来为经济建设办事。因此今天的仪式,我建议用接办二个字,比收购或兼并等字样更为合适。
    再其次:在市场经济体制下,企业能够生存与否的指标是赚钱还是蚀本,赚钱成为生存的必需条件。为此企业一定要全力提高效率、提高品质、节省开支、钻研新技术和新产品。勤俭节约是我们中国人传统优良品德,只要我们善为诱导鼓励,不难达到目的。我于一九三一年暑假离开学校、离开杭州,加入企业工作,今年进入第七十个年头。六十九年多工作,从没有离开过纺织行业,本着上面所说的意见,能得到社会各方面和职工们的支持,增加了自己的信心。今天有幸回到故乡来办一点事,也算是对家乡父老、对浙大、高工师友的一个汇报和交代。(在收购签字仪式上的讲话)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七日


责任编辑:kj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专题

  • ·专题1信息无
  • ·专题2信息无
更多..·相关评论
    ·暂无相关评论
用户名: 游客: 电子邮件: 游客: 验证码:
评论内容:(100字以内)